第五十五章 很走心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cnq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邢越尚的表情,教官也不必等他答案了,开口道:“反正我言尽于此,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邢越尚愣愣的没有回话,教官叹息一声,走了。

    “亲王贴身亲卫邢越尚,请求获取殿下此刻的坐标。”

    殿下故意支走了自己——这个念头搅得邢越尚心乱如麻,他想不明白,也就不再多想,他决定亲口问问秦云行,求个答案。

    定位显示秦云行在卧室,邢越尚进门的时候,秦云行正在等着他,卧室的背景也正为他而亮着。

    但邢越尚一点都不感动,他看着被秦云行设定为字幕满天飞的卧室背景墙,很是无语:“殿下您这是多久没撸过毛了?”

    秦云行挥挥手,撤掉背景墙上满满的求撸毛字幕:“既然明白,那还不自觉点躺上来?”

    邢越尚无奈地笑笑,蹦上床铺。

    秦云行抱着小豹子,满脸幸福。

    “殿下,我有正事想跟您说,还请严肃一点……”

    邢越尚话没说完,就被秦云行按平了,抚着肚子狠狠搓揉了一把:“哎,好像瘪了点,手感没有那么棒了。没吃晚饭吗?一点都不体察上意,差评。”

    邢越尚感受着秦云行高超的按摩技巧,努力压抑因为过于舒服,而想要从喉咙里溢出的咕噜声。“我连夜赶回来并不是为了让您撸起来更舒服的好吗?”

    “连夜赶回?所以说你是真的没吃饭?”

    秦云行却是忽然停了手,转而在邢越尚的脑袋上略带惩戒意味地拍了拍:“什么事儿值得你饿着肚子跑回来,有什么想吃的,我这就叫御厨做。算了,我还是先给你些糕点垫下肚子吧,正巧姐今早让人给我送了肉脯,你喜欢的甜辣味的我都给你留着呢。诶,空着肚子吃辣的会不会不太好,那要不先吃点……”

    邢越尚听着秦云行一边碎碎念着,一边给智脑下达指示,心不知不觉就静了下来。有什么可纠结的呢,殿下这样的人,就算前脚把自己支走,后脚就传出了与女皇撕破脸的消息,真相也必不会如外人所揣测的那样。而且,退一万步讲,殿下就算真的有心皇位,那他也只管跟着他当个帝国罪人就是了。

    “我说,你到底想吃什么啊?跟你说了这么多,给点回馈行不行。”秦云行不满地捏着小豹爪上下挥舞。

    “殿下您安排就好。”邢越尚娴熟地用一个蹭手背,轻松安抚好了亲王的情绪。

    “那我就自由安排了,你可别后悔。”秦云行哼唧道。

    “怎么可能后悔。”邢越尚失笑。

    几分钟后,邢越尚看着眼前的食物,笑不出来了。

    这些捏成小奶豹形态的饭团是什么鬼,煎蛋也是豹脑袋的形状,做个肉丸还要特地搓揉成爪状也是够够的,至于饮料上的奶豹拉花更是让人无力吐槽。

    “看看,喜不喜欢。”秦云行戳了戳爪状肉丸的粉色肉垫,笑嘻嘻地问。

    “如果我对于食用同类形态的食物,表现得很喜欢,那才奇怪吧?”虽然这么说着,邢越尚还是叼起一个饭团,一口咬下。

    “哎呀,好残忍。”秦云行指着失去脑袋的奶豹饭团,小声控诉。

    “那你到底是想让我吃饭。还是不想?”

    “吃是可以吃,但你就不能吃得温柔点吗?”

    邢越尚觉得就亲王这个神奇的思维,真要造反那也是分分钟被人按在地上摩擦的命。

    邢越尚速战速决地解决掉了这顿饭,眼见着秦云行又要开始动手动脚,果断变成人形,直奔主题:“殿下,您让我去图书馆,是为了把我支走吗?”

    秦云行没想到邢越尚会问这个,愣了一下还是老实承认道:“被你发现了啊。”

    “为什么?”

    “当时是怕把你牵扯到我的麻烦里去,所以就想着暂时把你调开几天,等事情解决了再让你回来。”秦云行含糊地解释了句。

    “我是您的亲卫!我唯一恐惧的就是您身处危险时,我却不在您身边。”邢越尚对这个答案虽有预感,但当真的听到秦云行这么说的时候,还是不可遏制地感到了失落:“还是说,我还不配得到您的信任。”

    “不是的,我当然信任你。”秦云行摇摇头。他从不怀疑,如果有一天邢越尚能从皇宫里选择一样东西带走,自己会是他唯一的行李。但他终究不会是他的行李,他的重量,不该交由任何人背负。

    “只是有些事,我觉得一个人处理比较好。如果我这么行事让你不舒服了,那我跟你道个歉。”秦云行看向邢越尚的眼底是令人心醉的温柔,正因为他对自己一片赤诚,他才越加不能拖累到他。

    “没关系,不管您怎么安排,我都愿意听从,我知道您是为我好。”邢越尚对此当然觉得不舒服,但他总不能强求秦云行如何,只能笑着解释道:“我这次匆匆赶回,并不是因为意识到了自己被支走,所以特地跑回来向您兴师问罪。我只是在星网上看到了一些东西,担心有人正在借假的测评结果闹事,离间您与女皇的感情,特回来提醒您一声而已。”

    在邢越尚这双盈满关心与失落的眼睛前,秦云行不知怎么地就想起了那一天姐姐和裴逸争吵的情形,想起了姐姐带着悲愤的指责——

    “你们凭什么打着为我好的名号,剥夺我选择的权利?你们的心是肉长的,有情有义,为爱牺牲,伟大得不得了。我的心就不是了吗?”

    那时,在姐姐的愤怒里,是否也包含着对——自己宁可和裴逸较劲这么多年,却不肯明着向她求助一次——的失落与心碎?

    看着邢越尚此刻的神色,秦云行内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冲动来,哪怕他向来视踽踽独行为理所应当,视倚靠他人为徒增风险,视不给爱自己的人添麻烦为任何成人都应承担的责任,但这一刻,他却只想将自己一直高昂的头颅,挨上另一个肩膀,去放纵那份从不被允许的自私与软弱。

    “邢越尚,我给你一个选择权利。”秦云行将所有的理性权衡统统抛诸脑后,任由自己的冲动主宰了语言系统:“是继续一无所知地任我安排。还是听我给你讲明前情后果,这事儿和你无关,也没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但你却会因此背负上本不属于你的风险和责任。”

    “和您测评结果被曝光的事有关是吗?”邢越尚的双眼闪闪发亮,他没法不为秦云行这突如其来的信赖而欢欣鼓舞。

    “是的。”秦云行用一个略显轻浮的姿势窝进枕头的凹陷中,脸上带着放松的微笑:“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我的殿下,您这是明知故问。”邢越尚坐在床边,背脊笔挺,笑容灿烂。

    于是,这一夜,被不断强调其泄露风险的计划,多了一个本不该在计划内的知情人。

    于是,第二天,裴教授和秦云行交流计划进程,却发现多了个听众时的崩溃心情可想而知。

    “殿下,希望您能拿出一个为何要将计划告知第四人的合理解释。”裴教授冷着脸,一点面子都不给。

    秦云行挠挠头,也有些心虚,但还是厚着脸皮道:“我只是吸取了你和姐姐的教训,不愿意打着为人好的名义,将关心自己的人蒙在鼓里而已。”

    裴教授并不想用自己给惨痛经历给秦云行上课,亲王你泄密不说还往我这头甩锅,也是很有想法啊。

    “殿下,您这是在强词夺理。他与您的关系,和我与女皇的关系,可不是一回事。”

    秦云行撇撇嘴:“当然不是一回事,你暗恋我姐嘛。”

    原本满脸冷漠的裴教授瞬间陷入慌张之中:“你……你瞎说什么。”

    “哦,我看错了吗?”秦云行恶劣地勾起唇角:“哎,我姐一直没有男朋友应该很寂寞吧,我是不是该给她介绍两个?”

    裴教授气急败坏地道:“别乱来,就你的眼光,能给殿下挑什么好对象。”

    “我眼光再不好,也知道不能挑你这种人。”秦云行冷哼一声,想起姐姐说到裴逸时的眼神就满肚子气。

    “我当然不是你姐姐的良配,你姐姐值得上这世上最好的一切。”裴教授苦笑:“她的另一半当是一个能给她依靠与她并肩而行的人,而非一个连站起来都要依靠外力的残废。”

    秦云行敲敲桌子,大声道:“喂喂。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瞧不上你,不是因为你残疾。单纯是因为你是个连心爱之人都不敢争取的怂货。”

    “殿下,您真觉得不管差距有多大,只要喜欢就该全力争取吗?”一直安静围观的邢越尚忽然插嘴道。

    “是啊。”秦云行有点不明白邢越尚为什么忽然来这么一问,但还是意有所指地盯着裴教授道:“喜欢当然要大胆争取,不然有当一日,自己的心爱之人成了别人的新娘,岂不是要抱憾终身?”

    这世上能跟她姐并肩而行的人能有几个,要真的都因为差距过大而畏缩不前,他姐岂不是要孤独终老?

    裴教授看了看一脸若有所思的邢越尚,又看了看挖坑不自知的秦云行,心情不禁微妙起来:“泄密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不过殿下你还是先操心好自己的感情生活吧。”

    秦云行一脸懵逼:“我的感情生活?我有什么感情生活?”

    裴教授带着一脸你自求多福的表情果断结束通讯,留给秦云行一脑袋问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友情链接:极速直播  直播吧  体育直播  新小说  nba直播  360直播网  女足直播  极速直播  女足直播  nba直播  体育直播吧  体育直播  直播吧  体育直播吧  360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