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挑明啦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cnq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牙……意义有点太重大了。你要不还是收回去吧?”

    秦云行想要把这牙还回去,谁想邢越尚早有预料,把他的手握得紧紧的,别说还东西了,想把手从人手心里抽出来都是妄想。

    秦云行挣扎未果,心底忍不住有些发慌:“你动手归动手,千万别说话!”

    “看来殿下您已经猜到接下来我要说的是什么了。”

    邢越尚轻笑了一声,放下了所有踟蹰和伪装,直直地望着秦云行,饱含着感情的双眼像是夜间草叶上凝结着的露珠,因倒映着它的星辰而璀璨生辉,也因这单方面的仰望而脆弱易碎。

    “我这对牙,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只会属于您。殿下,您正是我寻寻觅觅里的那个刚刚好,是我庸庸碌碌里的那个不一般,也是我心心念念里的那个求不得。您是我认定了想要相守一生的伴侣,您可以将它丢弃,我却绝不会将它收回。”

    “你怎么……”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搅得秦云行手足无措,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邢越尚刚问完那两个问题,剧情就野马脱缰似的地飞窜到了这个地步,前后的因果是怎么搭上的,靠那强有力的咬合肌硬扯吗?

    “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昨天我们还哥俩好呢,结果你转头就给我来这一出?喝多了不成?”

    “我知道这有些突然,我本也不想这么早就将这份心意向您剖白。”邢越尚不舍地松开了秦云行软软嫩嫩的小手,表情无奈又忐忑。

    “只是之前女皇找我谈话时,明确表示,她准备向您戳破我的心思。我不希望您第一次是从别人口里知道这份爱意,所以我只能冒着被您赶走的风险,在这个夜晚仓促地向您告白。或许……这就是陛下的用意也说不定。”(女皇:我不是!我没有!)

    “你们俩聊天就聊天,为什么要殃及无辜的我……”秦云行看着掌心的两颗小牙,恨不能将他们塞回邢越尚的嘴里去。

    邢越尚温柔地笑着:“殿下,您不必觉得为难,接下来您不管是将我驱逐出宫,还是将我发配荒星,我都能理解。对您怀有这样的心思,本就是一种冒犯,我在开口前就已经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

    向来见精识精的秦云行,此刻竟是完全没意识到邢越尚正在玩以退为进的把戏,傻傻地摇着头道:“那倒也不至于……只是,为什么啊?你是什么时候对我那啥的,我怎么都没发觉?”

    “不记得了。”邢越尚老实地摇摇头:“或许是在您不计回报维护我帮助我的时候,也可能是在您一而再再而三抚摸我、拥抱我、亲吻我的时候,反正等我意识到我对您的真正心意时,已经泥足深陷无法自拔了。”

    秦云行回忆了一下自己自认识以来对邢越尚的所作所为,不由得老脸一红,心虚不已。邢越尚会产生某些不可言说的想法,大概好像可能确实是自己的锅啊……

    “虽然吧……这么做有点渣。”秦云行将手中的牙递出,埋着头不敢看此刻邢越尚是个什么表情:“但这牙,我确实不能收。”

    “那就丢了吧。”邢越尚没有接过那对牙,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失落,那些被极力压抑的在平静嗓音下的难过拷问着秦云行的耳朵:“抱歉,给您带来了困扰。我这就离开,明天一早,我就辞去亲卫的职务,然后出宫……”

    “你要离开?”秦云行猛地看向邢越尚,惶急地一把扯住他:“我只是没法接受,不是要赶你走。”

    “我知道。您向来温柔,但我不能仗着您的善良,让您为难。”邢越尚看着秦云行眼底的歉疚与慌张,觉得满心算计的自己简直卑劣。但为了他的殿下,他注定要成为一个玩弄心机卑鄙之徒,将自己的决定,说得像是对方的责任。

    “您不必担心我,我会去帝国学院报到,开始我的学业。”

    “那也没必要辞去亲卫职务啊……”秦云行不知自己还能说点什么。他本以为,这场告白带来的改变,至多是他没法再理所当然地指使邢越尚躺平任撸。他从未想过要因此远离邢越尚,从此分别再无交集什么的,实在是太超过了。

    邢越尚忍不住弯了眉眼:“都不在您身边保护您了,我总不能继续厚着脸皮领这份薪水啊。我可以理解为殿下您依旧愿意让我出现在您的视野中吗?”

    “你从哪儿看出我不愿意了?”秦云行瞪着他。

    “那我们可以继续以朋友的方式相处吗?”邢越尚满含希冀地望着他:“想您的时候,我可以联系您问候您吗?”

    秦云行没说话,只是红着脸点点头。

    “殿下,谢谢您。”邢越尚起身,给予了秦云行一个轻柔又克制的拥抱:“即使您不会给我回应,我也会永远如今日这般爱着您。我走了,再见。”

    邢越尚转身大步离去,秦云行张开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握紧了他拒之不及的礼物,徒留满心不舍。

    哎,难得交个朋友,结果说没就没,他招谁惹谁了?不,准确来说正是因为他招谁惹谁了才失去了这份纯洁的友谊。他一定要吸取教训,下次再和兽族打交道,一定要跟人先说好,撸毛归撸毛,哪怕亲亲摸摸抱抱什么都做了,那他也是绝对不会对人负责的!

    邢越尚出了秦云行的寝殿不久,便顿住了脚步,然后开口道:“出来吧。”

    “兽族感官果然敏锐。”

    邢越尚看着从夜色中现身,并缓步走近的某人,面带不善:“裴教授,你不会一直在偷听吧?”

    “陛下不放心你,所以让我来看看。”裴逸脸上不见半点羞惭:“如果你不规矩,就随便找个借口把你叫走。”

    “现在你该放心了吧?”邢越尚没好气地道。

    “没想到您居然这么干脆地向殿下告白了。”裴逸鼓了鼓掌:“这份孤注一掷的豪赌之勇实在令人惊叹。”

    “不告白难道还一直瞒着吗。”邢越尚盯着他,毫不客气道:“难道要跟你似的,喜欢了女皇十多年,却还是只能跟个懦夫似的坐在角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被各色追求者示好,一杯杯地灌自己酒?”

    裴逸没想到自己今晚的表现都落入了邢越尚的眼底,还被这样当面戳穿。脸色猛然一变,立刻手忙脚乱地操作起了智脑。

    邢越尚看着裴逸那难得的慌乱,不禁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刚刚我们谈话的时候,不会还有个第三者正在借着您的视角旁观吧?”

    裴逸恶狠狠地瞪着邢越尚:“恭喜你猜对了,刚刚女皇正透过屏幕看着呢!若非如此,难道我会有这个闲心在偷听完后,还特地跑出来和你聊天吗?”

    “呃……抱歉。”邢越尚虽然不爽自己告白被人围观,但也没想给裴逸添这么大一乱子:“那个,就算陛下知道了……也不算太坏对不对,万一陛下也喜欢你呢?”

    补救无望,裴逸收起手,叹息道:“我的情况和你不一样。我已经自愿退出了追求者的行列,我是真心希望陛下能找到她的幸福的。”

    邢越尚这种不要怂就是干的战士型人格,真是很难理解裴逸这种谋士型人格,只能老实承认:“我跟你确实不一样。我就很确定,没人能比我更让殿下幸福。哪怕我既不如一些人出身显赫,也不如一些人有权有势,但这都无碍于我对此的笃定。”

    裴逸不屑地评价:“愚蠢且狂妄,天真又自私。”

    邢越尚对这评语不以为意:“连这点自信都没有,那我凭什么向殿下示爱?还是说除我之外,您还能挑出第二个如此纯粹而炽烈地恋慕着殿下的人?”

    裴逸愣住,然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眼底尽是挣扎。

    邢越尚不再开口,他放轻脚步,悄然离开。这是属于裴逸自己的抉择时刻,不当被任何人干扰。正如他决定在离开秦云行前,以爱慕者的身份在他心底刻下痕迹一般。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友情链接:直播吧  nba直播  360直播网  nba直播  体育直播  360直播网  体育直播吧  极速直播  直播吧  体育直播  女足直播  体育直播吧  女足直播  极速直播  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