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论文咩

第一百一十四章 论文咩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cnq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次论文叫《浅谈古代殡礼文化》,一经发表,便引发了广泛关注。毕竟秦云行上一篇《论古人类祭祀史中的重大谬误》,可谓是将全帝国的历史学家逮起来啪啪抽脸。殡礼文化和祭祀也算是一个范畴内的东西,前后两篇论文联系起来总给人一种——上次亲王给历史学家们的考卷上画了个大叉,这次把考卷的正确答案写上了的感觉。

    此前还从未有云昭历史学家如秦云行这般将丧葬之事系统整理,毕竟人的死亡可不像学生做操、大妈跳舞那样有规律,各家各地又有许多不同风俗习惯,在对于整体毫无概念的情况下,很难将那些各有出入的琐碎案例归入一个体系。所以秦云行就有幸成为了第一个将这个体系展现在众人眼前的人。

    这篇论文无论是从发表者,还是从内容来说,都有十足的理由引人一观,很快就成为了云昭帝国的新的热门话题。

    论文算是在几天内搞定了,但这对秦云行而言,可不算完。发表之后,亲王大人反倒是越发将时间耗在了历史的汪洋之中。上次他把国内的历史学家得罪了个遍,这次想也知道那帮子学者绝对会呼朋唤友地来玩大家来找茬。

    摧毁总是比建立容易,毕竟立论需要无数依据支撑,而驳论只需要一个反例就够了。秦云行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多做些准备,好迎接接下来的各方质疑。

    然而,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网上一片溢美之词。竟是一个蹦出来找茬的都没有。秦云行的感觉很不好,就像你穿了铠甲带上盾牌准备硬抗了,结果敌人走上来给了你一个么么哒,越发可怕了有没有!

    于是秦云行打开智脑,联系上了一个熟人:“裴教授,我论文反响这么好,不会是我姐让你屏蔽了负面信息吧?”

    “言论自由是帝国公民的基本权利好吗?要是能插手,你姐早八百年就把你后援会那群人收拾干净了,谁有工夫管你的论文评价。”忙成狗的裴逸口气当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那就奇怪了,这么多天,竟然一个出来挑刺的都没有。”秦云行皱眉:“就算是顾忌我身份,匿名发表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一个都没有?”裴逸也意识到了违和之处:“你等等,我查下……还真没有……哦,找到原因了。”

    秦云行:“什么原因?”

    裴逸:“在你论文发表的第一时间,就有人匿名在历史学家们的论坛里提了个号召,建议大家就算找出错漏也别急着出来指证,一方面是为了再自查一下己方论据,免得打脸。另一方面是为了将问题集中到一起提出,好保证讨论效果。”

    这帮搞历史的,心真脏啊。秦云行嘴角抽搐:“他们这哪儿是为了保证讨论效果,分明就是为了能保证把我围殴致死吧?”

    “这下你放心了吧,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裴逸语气里尽是幸灾乐祸。

    秦云行可不想被裴逸看笑话,眉眼一弯又是云淡风轻:“不怕,我历史基础扎实着呢。”

    有了答案,秦云行也安心了,结束通话又是一头扎回历史海洋,继续“扎实”历史基础了。

    相比于历史学家们的摩拳擦掌,普通的云昭人民对秦云行论文里提出的古代殡葬礼仪,却是接受良好。不少人都照着论文里的说法,烧上纸钱祭奠起了祖先。这其中固然不乏一些有心卖好的家伙,亦或是感觉有趣当做潮流追逐的闲人。但真正陷于哀思之苦的人,也渐渐开始尝试用这种方式来告慰死者。

    秦云行在论文下看到的第一条来自亡者家属的评论,只有两个字——谢谢。后来,便渐渐成为了一种无言的默契,回复谢谢二字的人,越来越多。跟风者或是谄媚者的长篇感言中,也少了许多不庄重的言论。

    秦云行偶尔学累了,便去看看那一堆堆的谢谢。他明白这简单两字后,藏着的是怎样的沉重,也很欣慰能在这两字里,看到由丧葬仪式带来的释然。

    对秦云行而言,不管写这个论文有多大风险,发出后有多大麻烦,只要有人能在立灵牌、烧纸、上香的仪式中,得到心灵上的安慰,这论文就不算白写。

    然而,就算是秦云行也没想到,当被延迟的麻烦爆发出来时,会是以如此可怕的姿态。

    论文发表后的第十五天,秦云行终于看到了第一篇来自历史学家的匿名反驳,那甚至不是一篇论文,只是一句话和一段影像资料。

    一句话是:别再照着论文玷污死者了,这明明是庆典的仪式!

    那个影像资料倒是真的源自白事,问题在于,这场丧事不光大操大办,还请了人来表演节目,欢声笑语载歌载舞,甚至大跳钢。管.舞、脱。衣.舞……

    毫无疑问,按照秦云行给的流程祭奠过亡者的公民们,瞬间就炸了。贫瘠的想象力限制了未来世界的人民对真相的认知,白事后头跟着坟头蹦迪?那必须不可能啊!结论很清楚了,垃圾亲王,胡编乱造,误导人民,玷污死者!

    亡者家属当初有多感激,这会儿就有多恨秦云行,一想到自己竟然拿着庆典的仪式,还有可能是带色的庆典仪式,去祭奠自己的亲人,真是拿刀子跟秦云行拼命的心都有了。

    甚至还有人开着飞船,飞船上喷涂着诸如“秦云行出来道歉!”“玷污死者谁来负责?”“利用亡者给自己贴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胡编论文者滚出历史界”之类的标语,绕着积厚学院开始了游行抗议。

    “要将他们驱逐吗?”保安将请示发到了秦云行的智脑上。

    “不用。”

    秦云行看着学院上空那些飞船,眼睛微眯。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事态就发酵到游行这个地步,是不是快了点?联系着之前历史学家们的集体沉默,与论文发表后迅速掀起的祭奠热潮,整个事隐隐透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不管你们打的什么主意,论历史?我还真的没怕过谁。”

    十分钟后,全云昭人民都看到了亲王殿下对此事的回应——

    “我可以以名誉担保论文中丧葬仪式的正确性。一个小时后,我会开直播与大家进行学术探讨。欢迎前来。”

    “这是对着所有历史学家下战书啊,年纪不大,倒是挺狂。”身处偏远星球的史教授看着这份公告,笑容越加狰狞。

    “有把握吗?”史教授身侧的虚拟投影倒是没什么表情,他只关心结果。

    “当然有,当初输他一筹,不过是被他侥幸找到了错漏。这次可不一样,是他立论,我挑刺。看看那些亡者家属们的反应吧,那小子只不过是强撑着面子垂死挣扎而已。”

    史教授信心十足,似乎已经看到了亲王被自己踩在地上摩擦的惨样:“他开直播就是自取其辱,我一个搞了一辈子历史的人,难道还对付不了他一个小毛头?除非他就是个古地球人!”

    “小心无大错,记得再去你们那个论坛里号召一下,免得有人看事情风向不对往后缩。”

    史教授看着投影,神色中多了几分恭敬:“您放心,这次我保证让他身败名裂。不负您当初在我走投无路时的接纳之恩。”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友情链接:女足直播  新小说  女足直播  nba直播  体育直播  极速直播  体育直播  体育直播吧  nba直播  360直播网  直播吧  360直播网  极速直播  直播吧  体育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