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难救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难救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cnq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云行将宿舍中人一一核对,最终确认少掉的两个毛团,一个是竹鼠,另一个也是竹鼠。

    “他们这么对我们,大家就不反抗的吗?还是说如果不服从安排,就会发生可怕的事。”竹鼠属于比较好斗的种族,秦云行怀疑这两只的缺席,或许与此有关。

    小洁苦笑:“可以反抗,也允许你拒绝安排,只要你熬得下其他训练,想换哪个兵种都随便。”

    “那怎么……”秦云行不信这么多人就没一个能吃苦的。

    就在这时,宿舍门被推开了,一个鼻青脸肿的小姑娘拖着一条折断扭曲的腿,四肢着地狼狈万分地爬了进来。

    宿舍安静了一瞬,众人是实现瞬间集中到了那个艰难前挪的小身板上,许多兽人面带不忍,却是没有一个上前帮忙。

    小姑娘像是要取营养液,她满是伤痕的手勉力攀着桌子,强撑起身,但哪怕是这样一个借力起身的简单动作,她做起来也是万分辛苦,胳膊不断颤抖着,像是随时会因为脱力而跌回地上。

    秦云行看不下去了,正要去扶一把,却被小洁一把攥住了。

    “看吧,那就是不服从安排的下场。”小洁叹息,压低了嗓子叮嘱道:“绵绵你既然已经签了卖身契,也就别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乖乖听话才能少吃的点苦头。”

    “不服就要被打被虐待?”秦云行死死攥着拳头,竭力让自己的情绪不要太过外放。

    小洁遥遥俯看着那个伤痕累累的人,眼神却像是在仰望:“是啊,最初很多人都不服,一轮又一轮的耐受性训练熬下来,吃够了苦头也就都妥协了,只有舒柔,还傻撑着不肯认清现实。不过我看,她也撑不了多久了。”

    秦云行定定地看着那个抠着桌子一点点往上蹭的小姑娘,她的状态看起来真的很不好,肉眼可见之处,不是皮开肉绽就是红肿充血,那只扭曲着的腿,显是伤到了骨头,轻轻一碰就是一声抑不住的痛嘶。

    “这下证据该有了吧?”大巫那头的声音发着颤,愤怒像是强压在地表下的滚滚岩浆,随时都会爆发。

    秦云行垂下眼,没有答话。

    小姑娘终于还是成功撑在了桌面上,她一手捏着营养液的管子,一手刷身份卡,然而红光一闪,搁着营养剂的架子将营养液锁得死紧,一点要弹出的意思都没有。

    小姑娘的口都干裂了,瞪着营养液的眼几乎要发出绿光来,却是看得见吃不着,但她对这个结果似乎也并不觉得意外,又瞪了一眼营养液后,她奋力往桌上一扑,最终在桌子上化为一个小小的灰色毛团。

    “好可怜啊,她都多少天没吃到东西了?”有兽人在小声议论。

    “而且也没有床睡……今晚她大概又要睡在桌子上了吧。”

    秦云行听着这细细碎碎的议论声,心脏揪紧再忍不住,扯开小洁,提步就往毛团走去。

    不想,那毛团猛然张开小嘴,隔着支架一口咬在了营养液瓶上,营养液本就不是多高档的货,竹鼠的牙又锋利无比,一咬之下顿时破裂了好几瓶,营养液潺潺流下。

    毛团也不耽搁,对准破口就奋力吸吮起来,不过眨眼功夫,不光瓶子里的喝了个精光,连淌到桌子上的也舔舐得干干净净。

    “这孩子真不错。”大巫喃喃感叹。

    秦云行点头赞同,但他的眼却忍不住滑向监控,只希望那头的人没有留意到吧……

    然而事与愿违,一分钟后,宿舍的门被猛然打开。总教官华隆拎着教鞭大步踏入,冰冷的视线在众兽人身上划过。之前还议论纷纷的宿舍瞬间陷入死寂,兽人们瑟缩着垂下了头。唯有竹鼠团子倔强地梗着脖子,与华隆对视。

    秦云行虽垂着头,手却抚在智脑上,打定主意如果华隆要对团子下狠手,就算冒着暴露的风险也要拦住。

    华隆却没动手,只拿教鞭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桌沿,俯看着团子:“违规偷食,你这是放弃训练了?兽人就是兽人,不过是基础的耐受性训练而已,这都熬不住还能干点什么!像你这样的废物,去干躺平任·操的活儿我都怕你娇气得哭爹喊娘。”

    那满是不屑与嘲弄的话语喷了小团子一脸,秦云行没法从竹鼠的汤圆脸上看出情绪,但周围兽族脸上那些或羞惭或自卑或麻木的神情,却是再清晰不过。显然,这些摧折尊严与否定种族的话,团子们已经在教官们那里听过无数遍了。

    “从我要求换个兵种起,就一直在做耐受性训练,这已经是第五轮了。”

    在这可悲的静默中,竹鼠小姑娘的吱吱声,纵然沙哑也清澈如一汪泉水:“谁说我放弃训练了?就算训练一轮比一轮更严苛我也不会妥协的,但这不代表我会傻乎乎地任你折磨。反正就算熬过了,你也会随便编个理由说我不合格,结果既已注定,我干嘛不让自己活得好一点呢?”

    “你怎么能这样恶意揣测教官呢。”华隆皮笑肉不笑,一把揪着竹鼠妹子的尾巴提了起来:“你就是训练不够,才合不了格,要是总给自己找借口,你这辈子怕是都要耽误在耐受性训练上了。”

    竹鼠妹子挥舞着小爪爪,但由于手太短,腰身都扭成麻花了还是挠不到人:“哼,到底是谁在找借口?

    第一轮你说我外伤恢复太慢,不合格,我姑且算你有道理;

    第二轮我努力避免受伤,结果你说我内伤恢复太慢,不合格。行吧,我也勉强当你说的是人话;

    第三轮我就算喝污水,也努力保证自己的状态,结果你说我中暑,不合格,我根本没有中暑,我只是在打盹儿!但你既然这么说,我也只能怪自己不够警醒;

    第四轮我不管什么都熬过来了,你一出现我还强撑着表现得精力充沛。结果你又说我抑郁,不合格!你也不想想你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儿,还指望我对着你笑脸相迎吗?

    这第五轮,我算是看透了,难不成你来一句‘你好漂亮啊,所以不合格’,我还得配合着毁个容?你爱找什么借口就找什么借口,反正我不伺候了。”

    华隆拎着竹鼠晃荡了一下,却不见生气:“还有精力发脾气,看来还是训练强度不够。放心,就算你对教官满腹怨言,教官我也会不计前嫌对你进行严格训练的。”

    竹鼠身形一僵,看来,她对那些折磨也并非如口中所言那样无所畏惧。

    华隆呵呵一笑,拍了拍灰毛团的小肚皮,所有深意尽在不言中。他将僵直了竹鼠丢回地面,满意地欣赏了一圈小兽们畏缩的神态,这才转身离去,再度留下满室死寂。

    “殿下,我知道您挂心小邢的安危,但这孩子已经彻底激怒了总教官,怕是很难抗过明天的训练,还请您在真正的悲剧发生前,及早动手。”大巫看着这边的情况,心急如焚。

    白绵绵也在一旁小小声地帮腔,殷殷恳求。

    “还是……没有证据。”秦云行那压低到极致的声音愤懑又无力:“舒慧身上的伤,虽然惨烈,但在云昭,都只能算是小伤而已。军事训练的时候受轻伤……。”

    秦云行没有说完,但大巫已经明白了言下之意:“依旧是在合法合规的正常范围内是吗?”

    “你应该也注意到了,不管哪一个的教官,都很小心谨慎,连口实都没有留下半个。他们就是仗着自己干的事儿,处于法律无法界定的灰色地带,才敢如此混账。又怎么会轻易露出破绽。”

    秦云行第一次觉得云昭人精神力发达,普遍高智商不是什么好事。他们能轻松地背下所有法律条文,便也有了在法律的空子中轻易钻行的能力。

    “难道真要等发生了无可挽回的事后,才能把这些孩子救出苦海?”大巫愤然:“殿下您应该也看出来了吧,这地方对人格的摧毁比对身体的折磨还要可怕。要是拖久了,孩子们怕是这辈子都毁了。”

    “如果只是把人救出去,却留下这些罪魁祸首逍遥法外,你就不怕再出现第二批第三批受害者吗?现在动手,就是告诉所有不法分子,干这种龌龊勾当,犯罪的成本几近于无,纵然被发现也有大把的违约金可赚!”

    秦云行不是不愤怒,他也恨不得立马将这群人渣杀个干净,只是他的理智尚存,他秦云行既然要管,就一定会将这个组织连着上下游一道连根拔起,再不让任何兽人经历这般折磨。

    “您……有办法了?”明明秦云行顶着一张萝莉脸,但大巫却奇异地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属于强者的气势。

    “嗯。”秦云行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友情链接:直播吧  nba直播  体育直播  体育直播吧  nba直播  女足直播  极速直播  360直播网  体育直播吧  新小说  女足直播  直播吧  极速直播  360直播网  体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