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 第一百七十章 宰了他

第一百七十章 宰了他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神级透视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cnq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云行这头甜甜蜜蜜和和美美,有人却是愁得轮椅都快捏坏了。

    眼见抓捕任务结束,论功行赏在即,裴逸终是坐不住了,他拨通了秦云行的智脑。

    接到裴逸的通讯请求时,秦云行还很有些惊讶:“找我有事?”

    “方便私聊吗?”裴逸看着这个让女皇自毁城墙的源头,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友善亲和。

    秦云行明白裴逸的言下之意,踹了踹身边那只黏糊糊的大豹子,开始轰人:“出去一会儿,裴逸找我有事。”

    大豹子笑着在踹自己的那只腿上亲了一口,这才晃晃悠悠地出了房间,还体贴地为他关上了门。

    “说吧,你这个没有夜生活的可怜人。”清场完毕,秦云行示意对方开始他的表演。

    “女皇准备给邢越尚军团长之位。”没有夜生活的裴逸一句废话没有,直奔主题:“我觉得不合适,我劝过陛下,但她不肯听,所以我来找你。”

    “劝我?”秦云行没忍住笑出声来:“小尚能得晋升,我高兴都来不及,你还指望我给他添堵?”

    “邢越尚这次的功绩,来得有些蹊跷。”

    裴逸并不在意秦云行的态度,自顾自地继续说:“虽说他的晋升都有实打实的功绩为底,可是,他这次的任务过程,未免太顺了。简直就像是敌人上赶着给他送功绩似的。”

    秦云行的脸色冷了下来:“别拿这套功高有罪论来扯,没证据就少哔哔。”

    “直接证据没有。不过你可以听听这个。”

    说着裴逸发来了几段抓捕记录——

    “我们被放弃了吗?为什么上面连个撤离的命令都没传来。”

    “要不是我们内部出了叛徒,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你们抓住!”

    “怎么会进了包围圈?不该这样的,他们明明说这边是生路。”

    ……

    在精神力的加持下,秦云行用了不到一分钟就将所有文件核实完毕,并无造假痕迹,且这几段抓捕的执行者确实都是邢越尚。

    秦云行眉头皱起:“这种情况,总不可能只在邢越尚的抓捕行动中发生吧?”

    裴逸颔首:“基本上只在他的任务过程中发生,可以说他往哪个方向走,敌人便往哪头逃,一次两次还好,次次都这样,便不是一个好运能说明的了。”

    “但以小尚的势力,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点吧?”秦云行直直地望进裴逸眼底:“还是说,你怀疑我……”

    “我要是怀疑你,就不会来找你商量此事了。”裴逸难得说了软话:“经过了这么多事,我总归还是信得过你对你姐的感情的。”

    “对方能如此频繁地送人头给我们,想必在那头的地位也不低,有没有可能是见事情败露,要丢车保帅?”

    没等裴逸回答,秦云行便摇头道:“不对,我刚刚核对过了,送人头这种情况,都发生在抓捕行动后期。也就是说,在横竖都逃不过的结局下,对敌方高层而言,与其被其他人抓捕,不如送小尚一份功绩……我想不通,有人如此着急将邢越尚送上军部高位,到底是为了什么?”

    “或许是精神操纵。您也经历过的不是吗?”裴逸将自己的猜测徐徐道出:“兽族和我们最大的区别,就是脑域中并无精神力屏障,一位对精神入侵毫无抵抗力的军部高层,这会是所有敌人都梦寐以求的突破口。”

    “确实……有可能。”想到这个可能,秦云行喉咙一阵酸涩。

    “所以,你的意见?”裴逸看向秦云行。

    秦云行避开裴逸的目光,低声道:“我问你,按照小尚的功绩,他值得一个团长之位吗?”

    裴逸从秦云行的话里觉出了不对劲,赶紧劝道:“论功绩是够了,可是……”

    “那就按照制度来!”秦云行打断了他。

    裴逸瞪着秦云行,就像是瞪着一个色令智昏的傻子:“你为了自己的小情人,连国家安危都不顾了?女皇为了你,处置了那么多保皇党,根基已是不稳,你就不能为她想想吗?”

    秦云行没有接他的话茬,只反问:“今天,我们因为兽人精神力没防护,不允许邢越尚担任军职。明天,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因为兽人精神力没防护,就不允许他们担任任何的高位了?”

    “我们从承认兽人作为帝国公民的那一刻起,就承认了他们与我们的公民享有一样的权利,只要为帝国做出贡献,帝国便会给出应有的回报。这是原则,不该因为任何原因动摇。”

    “你这话……”裴逸苦笑了一声:“和陛下所说的简直一模一样,该说不愧是姐弟吗?”

    “若仅仅是为了我,我姐是不可能执意封赏邢越尚的。就像若非那些保皇党过了界,诬告功臣,践踏的帝国法律,我姐也是不可能处理他们的。”

    秦云行垂眼道:“况且,你要真觉得邢越尚担任军职有风险,为什么在军部征召他上前线搏命的时候不说,等到论功行赏了才来阻拦?邢越尚的确是比别人多了些立功的机会,但这同时也代表,他遇上了更多的敌人,承受了更多的炮火。无论身份为何,战士的鲜血都没有白流的道理。”

    “但这风险确实存在。”裴逸冷静地指出重点:“我们要公平,更要国泰民安。如果邢越尚被人操纵了,你知道会对帝国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邢越尚是不会被操纵的,我在被精神冲击坑了后,和院长讨论过这事,想要在小尚的强化方案里加上精神力强化。但实验表明,由于兽人和我们生理结构上的不同,他们基本上不可能开发出精神力。但正因为精神力不兼容,他们也不会被精神力操纵。如果邢越尚经历我那次的情况,他只会因为精神冲击而昏迷。”

    秦云行补充道:“我会把我的精神防御装备给他,你应该清楚,那护盾甚至比我们云昭人自己的精神力保护还可靠。”

    裴逸沉默不语,明显对这个方案依旧存疑。

    秦云行又道:“而且,你可以安排人守着他,如果有人要从邢越尚入手的话,那我们正好将这潜藏的敌人挖出来,铲干净。”

    “看来我是无法劝服你了。”裴逸叹息。

    “因为精神力上的弱点,我已经作了十八年的笼中鸟,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秦云行笑着,眼底却是一片幽深。

    “我明白了。”面对着这样的秦云行,裴逸无法再坚持:“就按你说的办。”

    通讯结束,邢越尚第一时间蹿回卧室,自然注意到了秦云行的情绪异常:“殿下,怎么了?”

    秦云行看向邢越尚,笑着抱怨:“还不是为了保皇派的事,裴逸替我姐打抱不平呢,碎碎念得我都要吐了。”

    听秦云行这么解释,邢越尚半点也不怀疑,安抚地撸了把秦云行的头毛:“不提他了,咱们打游戏去?别说,你给兽人开发的这款机甲游戏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秦云行轻笑:“好呀,你开心就好。”

    ……

    秦云行在邢越尚跟前只字不提这功绩下的阴云,但心中到底还是存了一份顾虑,和邢越尚甜甜蜜蜜地玩了一夜后,第二日一早便去了宫里看姐姐。

    “我正想找你呢。”女皇一见秦云行来访,立时推开手边工作,将人迎进来。

    “怎么?是拐卖团体的审讯有了新结果,还是保皇党那边又闹事了?”秦云行拉着姐姐坐下,为她眼下的那抹青痕而皱起了眉头。

    “都不是。”女皇揉了揉眉心:“是内奸的事。”

    “那个亲卫?”秦云行撇撇嘴,自己风评被害都是拜这家伙所赐。

    “顺着他那条线,我查到了一点东西。”女皇舔了舔略显干涩的唇,才继续道:“他的父亲,当年也是父皇的亲卫,父皇遇难时,他父亲也在那条飞船上。”

    秦云行抬手揽住姐姐的肩,将温度传递过去:“当年事故和他爸有关?”

    女皇恨恨地道:“没错……只怪我瞎了眼,直到现在才查出他们父子竟是都属于那个闹着要推翻帝制的乱党。”

    “他爸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把整艘飞船都摧毁?”秦云行一想到这么个凶残人物的子孙竟是在自己身边守了将近两年,不由后怕不已。

    女皇摇摇头:“还没查出来,结合多方消息,我只能查出他们借那个叛徒的手,送了个东西上飞船。”

    秦云行轻轻拍着姐姐的背,安抚道:“这次抓捕,我们几乎将那群乱党一网打尽,慢慢问总会有结果的。”

    女皇:“你别看这次我们抓捕了近千人,这个组织的高层却是未能一网打尽,还有人仍潜伏在暗中,随时等待着掀起内乱。”

    秦云行想起邢越尚晋升的事,心头一窒。

    女皇疲惫地叹息一声:“没想到帝国表面上一派祥和,底下却藏着这样一个庞大的反帝组织。”

    秦云行将女皇揽得更紧:“姐你身为女皇已经做到最好了。但人心不足蛇吞象,任何时代,都不会少了那些为了扩大手上的权势,打着各种名义搞事的人。”

    女皇低声道:“也不怪那么多人为民主公正的名头所惑,据审讯结果所说,他们已经研发出了真正可以用于国家管理的超级智脑,取代人治并非一句空话。”

    秦云行恍然,相比于被一个人左右人生,在一个完全公正的系统下生活,看上去总是更具吸引力,难怪在国泰民安的环境中,那群乱党还能蛊惑如此多人跳上贼船。

    “那所谓的超级智脑现在在哪儿?”秦云行也跟着头疼,只要这个超级智脑的噱头在,没过多久,那群乱党想必又会死灰复燃。

    “没找到。”女皇冷笑:“所以我才说,这个组织还有漏网之鱼,而且,定是一条大鱼。”

    “有什么我能做的?”姐姐跟自己说了这么多,想必不会只是想找个人聊聊。

    女皇盯着秦云行:“盯好邢越尚,原因我想裴逸已经告诉你了。”

    姐姐这是要拿邢越尚作饵吊漏网之鱼?可为什么裴逸昨晚一副姐姐被亲情冲昏头的样子?有超级智脑这个威胁在,邢越尚担任军职那点风险又算什么,裴逸总不至于连孰轻孰重都分不出,除非……

    “姐你没告诉裴逸?”秦云行很是惊讶:“姐你信不过他了?”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着,若是乱党口中的智脑真的那么优越,改革帝制也并无不可。”

    女皇抚着自己的肚子轻声道:“可我现在怀了他的孩子,我怕他为了孩子将超级智脑直接摧毁。”

    “什么!孩子!!!”秦云行不可置信地看着女皇的肚子,瞬间炸了:“啊啊啊,那瘸子居然敢占你便宜,我要宰了他!”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友情链接:360直播网  体育直播  nba直播  nba直播  体育直播吧  新小说  体育直播吧  360直播网  女足直播  女足直播  直播吧  直播吧  体育直播  极速直播  极速直播